网易首页-新闻-体育-NBA-娱乐-财经-股票-汽车-科技-手机-女人-论坛-视频-博客-房产-家居-教育-读书-游戏-微博 |
Rss
点蜡烛上网 点蜡烛上网 发送消息 TA的微博
等级:
花叶叶

积分: 1328

发帖: 112 篇

在线时长: 149 小时

只看楼主 楼主    2010-12-05 23:19:48 举报
管理
打印

一贯道信徒欧树:57年拒绝改造 坐了57年监狱

  解放初,全国共有会道门300余种,道首和骨干分子约82万人,道徒约1300万余人。这些会道门大半被特务利用,成为当时企图与人民政府做斗争的最大的反动组织。中央人民政府于1951年2月公布《惩治反革命条例》第八条规定,“利用封建会道门,进行反革命活动者,处死刑或无期徒刑;其情节较轻者处三年以上徒刑。”这一规定为打击反动会道门提供了强大法律武器。通过取缔反动会道门工作,一大批道首骨干遭到了法律制裁,成千上万道徒争相退道,会道门在社会上声名狼藉,风光不再。所有这一切标志着中国会道门开始步入衰亡阶段。

  1950年夏天,一贯道在北京盛传“天安门石狮流泪,鼓楼冒烟,天下大乱”的谣言,北京一度人心惶惶。当年12月18日,新中国政府开始取缔一贯道。

  1954年,20岁的欧树因曾加入所谓“反动会道门”一贯道,被当地政府以“反革命罪”判刑,从此失去自由,坐牢57年后获释,于6月28日从云南省官渡监狱出狱。。

   一贯道信徒欧树:57年拒绝改造坐了57年监狱

  6月27日,当欧树结束57年的牢狱生涯重返家乡弥渡县新街镇时,他对镇派出所所长“知不知道回家了”的问话喜笑颜开,连声回答“知道,知道”。

  7月10日,在记者的镜头里,他像个正常的老人一样,坐在板凳上,叼着根烟,微笑着和旁人交谈。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在本子上歪歪斜斜地写下自己的名字“歐樹”,甚至还写了一句“老歐感謝黨和**屏蔽**”。

  7月31日,只有眼神能证明这位77岁的老人还是活物。他斜躺在铺着烂棉絮的床上,瘦骨嶙峋,二十多只苍蝇嗡嗡地盘旋着,降落在他的身上。床边的便桶彻底失去了功用,他现在都是直接尿在身上,倒是很久没有大便了--最近八九天,他连米线也拒绝,就喝一点米汤。叫他的名字,他眼角微微动一下,然后继续盯着头顶的蚊帐发呆。

 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他回到自由世界,却好像被这里的空气所氧化,迅速地褪色、生锈和衰老下去。

   他幸运地免除了兵役

  被告欧树于1953年11月19日因一贯道案,经弥渡县人民法院判处徒刑四年投入牛井农场劳改,57年以来一贯抗拒改造,装疯卖傻,坚持反动立场,思想极端敌对,1957年8月1日晚11点钟左右,起床摸拢我武装住地,企图夺枪后逃跑,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,经我武装发现捉获……在听候判决过程中更加猖狂活动……自称是自由人,公开对抗管教。……判处被告加刑十五年。”

  --宾川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(1958年1月)

  1953年前,欧树一直生活在云南大理州弥渡县新街镇下的黄旗厂村。“他读书不行,读了一两年就不愿意读了,小学没毕业。”1932年出生的杨老爷子说,他比欧树大一岁,是欧树小时候的玩伴。

  杨读到初二,被抽去当兵抗日,不久日本投降,他又加入26军,打内战。彼时国民**屏蔽**征兵,还是采用“三丁抽一,五丁抽二,独子不当兵”的原则,欧树家中只有一个亲姐姐,所以幸运地免除了兵役,得以在家务农。

  世事难料,杨陷入纷争,却得幸存,如今他穿着白衬衫、卡其色马夹,谈起话来颇有风度;欧树免于战火,却在家乡成为一贯道的信徒。“都怪他不听我们劝,不晓得跟着社会跑。”欧树的姐夫马芝说。

  一贯道出现于清末光绪年间,抗战期间从山东、河北两省向外扩展,1945年抗战胜利时,已传至其他各省。黄旗厂村80岁的老人黄仕也交过一元钱,去听一贯道传教,一连去了两三个晚上,“还不是说一些唯心的、敬奉神圣的话。”

  1950年夏天,一贯道在北京盛传“天安门石狮流泪,鼓楼冒烟,天下大乱”的谣言,北京一度人心惶惶。当年12月18日,新中国**屏蔽**开始取缔一贯道。1951年2月21日,**屏蔽**公布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》,其中第八条规定:“利用封建会门进行反革命活动者,处死刑或无期徒刑;其情节较轻者处三年以上徒刑。”

  杨老爷子说,一贯道是个秘密组织,你加入了它对老婆也要保密。欧树在家帮助爸爸卖豆腐,有时候挑着鸡蛋、擀面去下关,“其实是和上面的组织通信,后来上面打击,他就被从上而下抓到了。”

  被抓走的还有欧树的爸爸欧加荣,几年后他回到村里,告诉亲戚们:儿子1957年夺枪逃跑,被打死了。这是黄旗厂村最后一次听说欧树的消息。

   黄旗厂村慢慢忘掉了欧树

  1959年的夏天快到了,人民解放军平定了西藏的叛乱,印度宣布给予达赖喇嘛政治庇护;刘少奇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;党中央准备召开庐山会议,那时很少有人想到,它以反左开始,却以反右终结。这是外面的世界发生的事情,在牛井农场,欧树第二次加刑了。

  加刑后仍不痛改前非,反而变本加厉,在生产中先后三次把棉桃摘了110多个埋在土中,盗窃犯人的物品,另外是见女干部和女学生时进行恶劣的诬蔑,同时还进行反动一贯道活动,公开的与反动一贯道分子称师母,并进行默念三宝。1958年10月趁到……打谷,行至途中进行逃跑,后被我民兵抓获。为了彻底惩办抗拒改造的分子,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第71条规定精神,判处被告欧树无期徒刑。

  --《祥云县宾川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》(1959年6月)

  1960年,27岁的欧树被送往位于昆明的云南省第二监狱,彻底远离了故土。他不会知道,自己在省二监一待将是48年。

  48年足可让一个国家从饿殍遍野到举办一届“无与伦比”的奥运会。在这48年里,黄旗厂村也扒掉了几乎所有的茅草屋,换上了砖房和小洋楼,假设不是村民出不起属于他们的那部分钱,几乎就要建成道路硬化的“社会主义新农村”。

  欧树爸爸欧加荣20年前去世,是欧树的堂侄子欧正科和欧正发为他送的终。欧正科推倒了欧加荣留下的茅草屋,重新盖了一栋带露台的三层小楼,然后他和欧正发又分别有了两个和3个孩子,现在,连他们的孩子都已经20岁了。

  黄旗厂村慢慢忘掉了欧树,70岁以下的人,已经没有谁知道他的名字。只有欧树的堂姐和堂侄子们,每年祭奠亲人时,会记得给他烧一点纸钱。

   死刑犯都出来了,欧树还在里面

  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拒绝了本刊的采访,“在他记忆还不错的时候,那些他身边的干警要么退休要么调走,还有的人已经不在了。”

  我们只能通过有限的文件来管窥那48年的零星碎片。

  “在省二监时,说话东拉西扯,语无伦次,说女犯是他老婆,有80几个。劳动中打瞌睡,不遵守纪律,一会报自己18岁,一会又报19岁。……对自身情况缺乏应有的认知,虽然一再给予加刑处分也是无所谓的样子,且说:来这里是打百分,玩玩,说话颠三倒四,有明显夸大妄想……故我们认为,案犯已患有精神病。”

  --《云南省精神病院(报告)》(1963年9月)

  “年龄:41,家庭出身:贫农,个人身份:二流子。”

  “个人检查:……思想上,认为改造几年也认不深,就悲观起来,这是错误的。有时干部指导员来问,不敢说我是胡思乱想的话,只说是好的,学习很差……接受意见不虚心,同别人争吵是有的,骂别人也有,今后改正……”

  “小组意见:优点:别人监视和注意下,不有违规。劳动是埋头的干,成天话不多,到五中队几个月来,叫干什么劳动不推辞,成天拉车,不说二话。很冷天穿单衣不叫苦……缺点:态度极为恶劣,不接受监督,开口骂人,反骂别人。单干一样劳动,是干得好的,分给他干另一个唠叨,机器取巧(原文如此),如有一次,分他扒废砖下来装车,他就用脚,一小半截砖,往下蹬,不像劳动样子。”

  “中队意见:该犯因为神精(原文如此)不正常,有时有乱说乱讲的情况;劳动中能积极肯干,表现较好。遵守纪律一般。未发现突击违反的情况。”

  --《云南省第二监狱评比登记表》(1971年1月)

  假设欧树有机会看到报纸,他也许会感到奇怪,为什么一个国家主席会被批斗、监禁,在屈辱中死去,然后又获平反昭雪--这还仅仅是十几年间的事情。在弥渡县,临近黄旗厂村的下坝庄,一个强奸并杀死小姑娘的死刑犯,被关了30多年,放出来了。

  这是后来得知此事的黄旗厂村村民觉得最稀奇的地方:为什么有的劳改犯几年就放出来了,“有的放出来还当了官”,甚至死刑犯都出来了,欧树还在里面?

  “当然不公平,可是你是中国人,当时这个社会看就是公平的,”欧树的姐夫马芝说。他做了10年的公安兵,看管过劳改犯人,1961年退伍。“少年犯的电影你看过吗?那是真实的,里面有好人有坏人。我看了那么多年犯人,我的工作就是不让犯人跑掉,管不了他是好人还是坏人。”

  监狱里的时间,是一个什么概念?斯蒂芬·金在他的经典短篇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写道:“我不时为他找来新的磨石布,一九六七年时,我替他弄来一把新锤子,十九年前那把已经坏掉了。十九年了!当你突然说出那几个字时,三个音节仿佛坟墓上响起的重重关门声。当年十元的锤子,到了一九六七年,已经是二十二元了。当我把锤子递给他时,他和我都不禁惨然一笑。”

   这一天,他有了自己的“身份”

  村干部黄启录突然接到了村委会的电话,说上面通知,有个老年犯人出狱,需要村干部去欧家做工作,希望他们收养。欧树原籍属于黄旗厂村四组,由黄负责。

  他去找欧树的堂姐和他的两个堂侄,对方不愿接受一个“死了好多年”的亲戚,说:“我们已经抬了四口棺材(欧树父母、欧父的续弦及其岳父)了!现在还要我们负担,这么多年了,信都不来一个。”

  黄启录觉得他们说得在理,“这么长时间不给家里写一封信,或者带一个字条,不可想象的事情。”

  6月28日,欧树住进了敬老院,穿着监狱为他新买的黑色西服。他的“家当”是一只黑色的背包,里面装着他的刑事裁定书、秋衣毛裤,还有一板诺氟沙星胶囊、一板氯酚黄敏片、一袋维C银翘片和一瓶黄连素。也在这一天,他有了自己的“身份”--当地派出所为他临时赶制的户口本,“宗教信仰”一栏注明“无”。

  第三天,亲戚们还是来看他了,送来了蛋糕、罐头、黑芝麻糊,还带了两瓶二锅头。

  敬老院的工作人员把欧树扶出屋子,和亲戚们坐了20分钟。当天中午,戴学义给他倒了半杯酒,没想到他一口气就喝了下去。戴又给他剥糖果,他也吃上几颗。

  7月21日,欧正发两口子又来看他。欧的媳妇问他,你叫什么名字,是哪个村的,小名叫什么,欧树一一回答,但是小名“井福”,只能勉强发出一个“福”的音。这时他已经不喝酒了,剥好的糖果,也都被他扔到便桶里去。

  他整天躺在床上,可以听见隔壁养的几只鸡叫唤的声音。外人多叫他几声,他稍微扭头过来,看着你,眼神好像要穿透你,却很快就放空了。

   不知道家在哪里,也不知道怎么走

  2008年初,欧树和一批“老弱病残”罪犯由省二监转入官渡监狱。

  他的减刑是从1999年开始的,当年减为有期徒刑18年,2002年减刑1年6个月,2004年减刑两年,2006年减刑1年3个月--在这一次减刑中,年代久远的“一贯道罪”以“一惯盗窃罪”出现在昆明市中院的刑事裁定书上。两年后,该院为此发了一个补充裁定,“现更正为:‘以被告人欧树犯一惯道罪’。”

  监狱的所有监舍都是标间,卫生间里有抽水马桶和太阳能热水器。欧树所在的监舍全是体弱病者,没有设置高低床,只摆了5张床位,这样的监舍在整个官渡监狱只有两间。

  欧树是监舍里起得最早的那个,一般6点半起床,到活动场走一圈,7点半监狱点名的时间,他会站在门口喊“点名了”,以提醒其他犯人,而他本人由于行动不便,不需要参加集体点名。监狱为他这样的老犯配有护理人员,由具有一定医疗基础知识的犯人发展而成。护理人员几乎包办了欧树生活的全部:理发、剃须、剪指甲、洗澡、打饭洗碗、端茶倒水,欧树爱抽烟,由于手脚不利索,护理也会帮他点火--欧树刚来的时候,一度拒绝打火机,非要用火柴来点。

  每天的《新闻联播》是必须准时收看的,除了监狱安排的集体活动外,国庆60周年阅兵、春节晚会等等,都统一组织收看,“为了不让他们与社会真正脱节。”

  但是看起来,欧树对社会的记忆还停留在1953年以前。他有时候会讲一讲国共战争时的野史,称呼蒋介石为蒋委员长、龙云为龙三少爷、汪精卫为汪主席,他还会唱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”。

  他总是佝偻着背走路,不清醒的时候常常答非所问,说自己两岁、三岁,清醒的时候会说自己想家,但“不知道家在哪里,也不知道怎么走”。

  在官渡监狱的两年半,欧树又获两次减刑,于2010年6月27日刑满释放。

   他没能到达

  现在他重获自由了,不用每天按时起床、睡觉,不必再收看《新闻联播》,不用一星期剪一次指甲,更不必再努力“改造自己”……他的出生地黄旗厂村离敬老院只有4公里,穿过几户农舍,穿过镇上的街道,再穿过一大片烤烟田就能到达。

  6月28日,送欧树来的人都走了以后,戴学义扶着他去上厕所,到了厕所,他手扶着坑位两侧的扶手,怎么也蹲不下去,“我帮他脱了裤子,看到他纤细的腿,才知道他的腿没有力气。”

  8月4日。

  上午,戴学义给欧树换了条干净的裤子,喂他喝了点葡萄糖水。工作人员只有他和刘森两人,一般每两个小时会去看看欧树。下午两点多去看时,“他还吃了点水。”戴在电话里说。下午4点半再去,就没了气息。

  第二天安葬,村里来了十几个人,包括欧树的堂侄,新街镇来了个副镇长。没有“吹吹打打”,一口棺材拉到东山上的公墓,埋了。安葬费将近4000块,本该由县里出,村里先垫上了。黄启录记得很清楚,那一天是火把节。他还说,七月半时,一些仪式应该要补上。

  【附件】

   1、新时期会道门死灰复燃

  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以来,自农村到城市相继发生了巨大变革。机遇和挑战纷至沓来,情况瞬息万变。一些人信仰动摇,失去心理平衡而陷入惶惑之中,将目光投向神秘力量,神秘主义风潮悄然兴起,冥想气功、风水术、易卦占卜、鬼文化……,给封建迷信大行其道以可乘之机,会道门乘机死灰复燃。

  新时期会道门活动的重要特点:(1)会道门活动渗入基层党政组织的事例时有发生。如,河南省在1981年破获的20起会道门破坏活动案中,查出入道的中共党员有52人,共青团员28人,基层干部有50多人。(2)打着宗教旗号要求政府予以承认。(3)向港台以至国外转移,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,反过来又向内地渗透,企图利用合法途径进行非法活动。

  中央对新时期出现的新问题十分重视。1982年在《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》中明确规定,“已被取缔的一切反动会道门和神汉、巫婆,一律不准恢复活动。凡妖言惑众、骗人钱财者,一律严加取缔,并且绳之以法。”1997年修订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条规定,对组织和利用会道门、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进行违法犯罪的行为,予以定罪量刑。同会道门作斗争将是一项长期、艰巨而复杂的任务。

  2、【反动会道门】是旧中国遗留下来的反动封建迷信组织,如一贯道、先天道、九宫道等。他们以烧香、拜佛、念咒、传经等封建迷信方式,诈骗钱财、毒害人民、奸污妇女、欺压百姓、扰乱治安。解放前这些组织的道首多是地主、恶霸、特务、土匪、汉奸,为反动统治集团和帝国主义分子所掌握和利用。解放后多数道首从事反革命破坏活动。人民政府明令取缔。1950年镇压反革命运动中,反动会道门被定为五个方面反革命组织之一,受到毁灭性打击。

   一贯道:一贯道是中国近现代社会舞台上一个十分著名的角色,是清初以降多种民间教门融汇合流的产物,实际创成于清季同光年间的王觉一。1930年,山东济宁人张光璧(字奎生,道号天然,又号天然子)接掌“道盘”后,在华北、东北、华东、华中得到迅速发展。“一贯道”取孔子“吾道一以贯之”之意,据称,此道即天地万物之根源,道统自三皇五帝、文武周公、孔颜曾孟一脉相传,亦即“常而不变”之“理”,由“理”生“气”,由“气”生“象”;“理为本体,气、象为外用”。

  在理论上,一贯道认为人如“持正理修正道,由象返气,由气返理”,皆可超脱生死,抵达彼岸。但又称因有“三期末劫”,人们迷失性灵,不知归路,幸亏“上帝”垂悯,降下一贯道门,实行“三曹普度”,以“明师”传授性理心法,沟通天人,得于“弥勒古佛”执掌“天盘”之“白阳期”内将世间“九十六亿原人”度回“无极理天”。一贯道的经典分为“无字真经”和“有字真经”,前者的代表是张光璧口传的“无太佛弥勒”五字,系新道徒入道时秘授之“真言”;后者林林总总,不下二三十种,主要是历代“祖师”的著作和言论汇集。一贯道主张“三教合一”、“五教同源”,“行儒门之礼仪,用道教之功夫,守佛家之规戒”,老子、孔子、释迦、耶稣、穆罕默德被其尊为五教圣人,一起供奉。其主神为“明明上帝”,全称“明明上帝无量至尊至圣三界十方万灵真宰”,因其为“开天辟地生人之道母”,又尊称“无极老母”。陪祀的“仙佛神圣”尚有多种,被称为“师尊”的张光璧和与之结为“道内夫妻”的“师母”孙素真(字明善,道号慧明)也在死后分别被封为“天然古佛”和“中华圣母”。

  1940年,张光璧又将一贯道命名为“天道”,两个名称并用,以迄于今。经逐渐演变,到张光璧时代以后,一贯道内部职级分为10级:①祖师:即张光璧和孙素真;②道长:道内元老,由张、孙所封,共九位;后来,从大陆到台湾的张文运、韩雨霖两位“老前人”也被台一贯道界尊为道长。这些人现均已故;③老前人:又称老前贤,系资历深厚的“前人”;④前人:又称前贤,资历深厚的点传师,多名点传师的领导者;⑤点传师:传道人,代表祖师点道传法,现亦通称经理;⑥坛主:又称堂主,一贯道活动场所“佛坛(堂)”之负责人;⑦讲师:在佛堂宣道人员;⑧办事员:在佛堂协办道务人员;⑨三才:扶乩时合作的灵媒,扶乩者称天才,抄字者称地才,报字者称人才,合称三才,天才常择幼童担任;⑩道亲:一般信徒。

  一贯道在大陆传道过程中,分成许多支系,以某一个“坛”为名号,如“文化坛”、“同兴坛”、“基础坛”、“兴毅坛”,等等。这些支系彼此独立,互不统属,往往一个地方有若干支系同时活动。1947年,张光璧卒于成都,孙素真接掌“道盘”前后,一贯道又分裂为两大派,一派是以张的妻子刘率贞、儿子刘英誉为首的“师兄派”,一派是孙素真为首的“师母派”,师母派实力占据优势。1949年,孙素真移居香港,1954年被任国民党军上将的道徒刘士毅等接到台湾,1975年病逝台北。

  1946年,宁波“宝光坛”、上海“基础坛”分别派人渡海进入台湾“开荒”传道,在台北先后建立佛坛。1947、1948年,天津“文化坛”、“同兴坛”、上海“金光坛”、哈尔滨“兴毅坛”、宁波“明光坛”、安东“教化坛”、天津“浩然坛”、“天祥坛”等很多支纷纷入台,在台湾南北各处遍地开花。由于一贯道的信仰形式与台湾原有的所谓“在家佛教”。斋教接近(斋教的一派先天派就与一贯道有着共同的直接源头),很快受到了台湾下民众接纳,并渐次取代了斋教在民间的地位。根据斋教的习惯,一贯道将“佛坛”统一称为“佛堂”;而且,各支系的名号“某某坛”也被“某某组”代替。又由于同属一组的一些“前人”同一时期各自在不同的地方“开荒”,创建起作为自己最初传道基地的佛堂,往往使得同一组下面再分出几条、十几条甚至更多条“支线”,每条支线各有自己的领导前人,各滚各的雪球,“组”的名称在这时已只是标示其渊源的符号,各支线的实际名号则以“组名+领导前人名”或“组名+纪念性后缀(多为主要佛堂名)”构成。后来,部分大型支线还进一步按地域划分相当于“教区”的“次级单位”,由指定的前人或点传师负责。

  一贯道在大陆惯于借助扶乩降神的灵异活动进行传道。由于活动都在私人住宅内设的佛坛举行,外人无从窥其真相,更增加了一派神秘气氛,也使道内不法之徒有机会作奸犯科、妖言惑众。传到台湾的一贯道起初仍保持着在大陆时的活动特点。1949年蒋介石政权败据台湾,很长时间惶惶不可终日,看到一贯道的聚会活动颇为诡秘,不禁草木皆兵。1950年,“台湾省保安司令部”查报一贯道活动,1952年由“内政部”依据《查禁民间不良习俗办法》予以取缔,罪名包括“败坏风俗,妨害治安,干预政治,为‘匪’利用”等。但是,禁而不止,一贯道始终没有中断活动,道徒到60年代初已达5万人,而且向社会各阶层扩展。

  3、 中国刑法规定的反革命罪,包括以下几种( 反革命罪是特定时代的产物,1997年刑法已经将其废止,相类似的内容都规定在刑法“第一章危害国家安全罪”部分):

   背叛祖国罪

  作为本罪客观方面要件的勾结外国,是指勾结外国政府,而不是勾结任何一个普通外国人。阴谋是指与外国相勾结,共同策划危害中国主权、领土完整和安全,如策划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,出卖和夺取中国领土,或对中国进行其他颠覆活动。本罪的主体是中国公民,主要是窃据了党和政府重要权力或有重大政治影响的人。普通公民投靠外国,充当外国间谍,为外国窃取、刺探本国情报的,构成间谍罪,不定背叛祖国罪。

   阴谋颠覆政府、分裂国家罪

  阴谋颠覆政府罪的客观方面,是密谋策划以公开的和秘密的、合法的和非法的、和平的和暴力的方法,推翻人民政府,或改变政府的性质,把政府权力篡夺到自己手里。阴谋分裂国家罪的客观方面,则主要表现在阴谋策划发动反革命政变,割据一方,公开与中央人民政府相对抗。以上犯罪的主体,都只能是中国公民(主要是混进党里、政府里和军队里的野心家、阴谋家)。

   策动叛变或者叛乱罪

  本罪的客观方面,表现为实施策动叛变或策动叛敌的行为。策动的手段有暴力威胁、物质收买、女色勾引、灌输反动思想等。本罪策动的对象只限于国家工作人员、武装部队、民警、民兵等特定的人员,策动的目标只限于使上述人员投敌叛变或者进行反革命叛乱。唆使上述人员进行其他犯罪活动,或者唆使上述人员以外的人进行反革命活动,均不构成本罪,只能作为有关犯罪的教唆犯处理。本罪的主体,可以是中国公民,也可以是外国人。

   投敌叛变罪

  本罪的客观方面,表现为投靠国内外敌人营垒,叛变革命。在实践中,多数表现为为了投靠敌人进行反革命活动,秘密脱离革命队伍,投奔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控制区。本罪的主体,只能是中国公民。

   持械聚众叛乱罪

  本罪的客观方面,表现为持械聚众叛乱。持械不仅指持有枪炮等武器,而且包括刀斧、棍棒等各种凶器。聚众是指多人纠集一起,共同进行叛乱,单人不可能构成本罪。叛乱即公开暴乱,通常表现为杀人,放火,袭击党政机关,抢夺武器弹药、粮食、牲畜或其他财物等,往往在较大范围内造成严重破坏。在发生叛乱时,往往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和被裹胁的群众参加,要把他们同反革命叛乱分子区别开来,不予追究刑事责任。在这类案件中,着重打击的是首要分子、其他罪恶重大的和积极参加的分子。

   聚众劫狱罪

  狱外的人结伙使用暴力,劫夺在押罪犯的行为。暴力指殴打、捆绑、杀伤看守人员,捣毁监门,夺取警卫人员的武器等强力行动。在押罪犯指已被逮捕、关押的各种罪犯。聚众指多人纠集共同实施犯罪,单个人不可能构成本罪。

   组织越狱罪

  本罪的客观方面,表现为两个以上在押罪犯秘密勾结,有组织、有计划地实施越狱;单个人逃跑的,不构成本罪,而按脱逃罪处理。组织越狱,一般多采用暴力手段,如殴打、捆绑、杀伤看守人员,砸破监门等。本罪的主体,是在押罪犯,至于他们原来犯有何种罪行,不影响本罪的构成。本罪的主观方面,是以反革命为目的。在押罪犯不是出于反革命目的而脱逃的,按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中的脱逃罪处理。

   间谍、特务罪

  参加国外的间谍组织或国内外敌人的特务组织,或者接受敌人的派遣任务,或者虽未参加敌人的间谍、特务组织而为敌人窃取、刺探、提供本国情报的行为。有以上行为之一,即可构成本罪。间谍和特务都是敌人进行侵略、颠覆和破坏的重要工具,二者本质是一样的。间谍的任务主要是采取各种秘密方法,包括打入本国国家机关和军队内部,搜集各种情报;特务除搜集情报外,还进行杀人、放火、爆炸等破坏活动。“间谍”一词限指国家之间的情报破坏活动;“特务”一词则无此限制。

   资敌罪

  供给敌人武器军火或者其他军用物资的行为。这里所说的敌人,是指国内外敌人营垒,而不是指国内暗藏的个别反革命分子。构成本罪,只限于用武器军火或者其他军用物资(如粮食、被服等)资助敌人。用提供情报或指示轰击目标等方法资助敌人的,分别构成间谍、特务罪和反革命破坏罪,不构成资敌罪。

   反革命集团罪

  反革命集团是指以反革命为目的结合起来的共同犯罪组织。这种集团同普通共同犯罪形式不同,参加者都在3人以上。有的反革命集团还有名称、纲领和反革命活动计划,组织比较严密,一般都是为了长期进行各种破坏活动。

   组织、利用封建迷信、会道门

  进行反革命活动罪本罪的客观方面,可以表现为两种行为:一种是利用封建迷信进行反革命活动,主要表现在以反革命为目的,利用封建迷信活动的形式制造、散布谣言,蛊惑人心,制造混乱,破坏革命和建设;另一种是组织、利用会道门(被人民政府取缔的反动封建迷信组织,如一贯道、九宫道等)进行反革命活动,主要表现在以反革命为目的,秘密串连,发展道徒,恢复会道门活动,以会道门为据点,制造、散布谣言,制造混乱,或者密谋策划,阴谋暴乱等。只要有以上行为之一,就构成本罪。


   反革命破坏罪

  本罪的客观方面,可以表现为各种破坏行为:①爆炸、放火、决水、利用技术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军事设备、生产设施、通讯交通设备、建筑工程、防险设备或者其他公共建设、公共财物的;②抢劫国家档案、军事物资、工矿企业、银行、商店、仓库或者其他公共财物的;③劫持船舰、飞机、火车、电车、汽车的;④为敌人指示轰击目标的;⑤制造、抢夺、盗窃枪支、弹药的。实施上述行为之一,就可构成本罪。本罪的主观方面,必须是出于反革命目的;否则就只能按其他有关的刑事犯罪处理,不构成本罪。

   反革命杀人、伤人罪

  本罪的客观方面,表现为杀人或者伤害他人健康。从犯罪的客观方面看,反革命杀人、伤人罪同一般故意杀人罪和故意伤害罪一样,区别的关键是,是否以反革命为目的。

   反革命宣传煽动罪

  本罪的客观方面,表现为以口头、文字等方法进行以反革命为内容的宣传煽动。这种宣传煽动,一般不是面向个别人而是面向广大群众实施的,同共同犯罪中教唆他人犯罪的行为(如教唆他人去杀人)是显然不同的。本罪的主观方面,是以反革命为目的,同少数人的落后言行以及由于疏忽大意写错标语、喊错口号等等之间具有严格区别。

   对比阅读:《57年!中国大陆服刑时间最长反革命犯77岁获释》,链接地址:http://bbs.news.163.com/bbs/zhongmei/184184604.html

  
东岳老郎中 东岳老郎中 发送消息 TA的微博
等级:
叶

积分: 232

发帖: 286 篇

在线时长: 4 小时

2楼   2010-12-06 12:47:47 举报
管理
  《 世说新语:“十二生肖”

  乎“十二生肖”者,籍贯中国台湾省,其暂住中国沿海某城市,年龄35岁左右,物种属私生子兼两性人,其父为台商,其母二奶也。此物喜出没于中国网易诸多论坛。

  观“十二生肖”其人,如名所示,“十二生肖”者,喜与家禽畜生为伍,其最后归属宰杀矣,众生以为然。

  其人行事变态偏执,擅以小纸条描述其家族众女性生殖器种种发情状,众生诧异并听其言观其行,则知此物脑有痹疾也。乐于其主文后示忠,然文字精短,无它,常常曰“善”、“习之”耳。

  近来,“十二生肖”每以亵渎众生为瘾,奇之。

  或曰:因其病笃,所需日服之脑残片价昂,故需努力发贴赚取洋五毛之资买药耳。

  余深悯之,令“十二生肖”明日趋至其世祖葬处,掘之散于米田共坑,可改其命运多蹇也。

  “十二生肖”君,汝需谨记,坑需大,汝世祖居安则汝可富贵也,戒之戒之。

  余见之欲呕,故留此文警示“十二生肖”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注:“十二生肖”,其马系山東人氏,我胯下之物也,常在我老胯下呻吟歌唱乎: 啊、啊,美利奸我。
点蜡烛上网 点蜡烛上网 发送消息 TA的微博
等级:
花叶叶

积分: 1342

发帖: 114 篇

在线时长: 150 小时

3楼   2010-12-06 22:38:59 举报
管理
  同样一件事,为什么南方系一解读,就变味了呢?

  对比阅读:《57年!中国大陆服刑时间最长反革命犯77岁获释》,链接地址:http://bbs.news.163.com/bbs/zhongmei/184184604.html

  
点蜡烛上网 点蜡烛上网 发送消息 TA的微博
等级:
花叶叶

积分: 1349

发帖: 114 篇

在线时长: 150 小时

4楼   2010-12-06 23:06:16 举报
管理
  貌似南方系在利用欧树反攻倒算。
3838 浏览 3 回帖  
帐号: 密码: 注册
手动保存 | 恢复内容 | 清除内容
如何用手机快速回复?
验证码 ()
看不清,换一张 点击换一张
回复本帖
注册通行证
忘记密码?
取消